祖母的散生日总要在观音庵吃一顿素斋。素斋最好吃的是香蕈饺子。香蕈(即冬菇)汤;荠菜、香干末作馅,包成薄皮小饺子,油炸透酥,倾入滚开的香蕈汤,嗤啦有声,以勺舀食,香美无比。
仁慧募化到一笔重款,把正殿修缮油漆了一下,焕然一新,给三世佛重新装了金。在正殿对面盖了一个高敞的过厅。正殿完工,菩萨“开光”之日,请赞助施主都来参与盛典。这一天观音庵气象庄严,香烟缭绕、花木灼灼,佛日增辉。施主们全都盛妆而来,长裙曳地。礼赞拜佛之后,在过厅里设了四桌素筵。素鸡、素鸭、素鱼、素火腿……使这些吃长斋的施主们最不能忘的是香蕈饺子。她们吃了之后,把仁慧叫来,问:“这是怎么做的?怎么这么鲜?没有放虾籽么?”仁慧忙答:“不能不能,怎能放虾籽呢!就是香蕈!——黄豆芽吊的汤。”
观音庵的素斋于是出了名。

——《仁慧》 载《小说家》一九九三年第六期

一个有好感的up主:
“如果你喜欢我的视频,欢迎一键三连
如果你不喜欢的话,那么你可以逛逛科技区,给其他的up主一键三连。”

“桂何事而销亡,桐何为而半死?”
以前有时认为自己很绝情,但倒也不是。
至少每次读到这一篇的时候,眼睛总会湿一点。

btw毛象逻辑好像github,一个嘟串是一个repository,转发是fork,回复是pull request,星标是star......

Show thread

以前一直认为湿炒饭是异端
直到今天丢了个番茄进去
真香 :0b20:

半夜发疯:運命(うんめい)、余命(よめい)、夢(ゆめ) 这三只发音好像啊。

今日吐槽x2:
一群同学在讨论第五次学科评估
我内心be like:你们到底是学生还是学阀 :0b14:

借机再说几句,建立这个号的契机,其实是看到象友们讨论网上的各种作家作品 bot,大意是「纵豆蔻词工,青楼梦好」,脱离了故事背景和叙述语境总还是「难赋深情」。那么,有没有什么不依赖语境,甚至脱离了原文的阅读顺序反而更增趣味的作品呢?

窝以为《夜航船》就是一例,因为本就是旧时江南读书人船上的闲谈消遣,天文地理三教九流皆是荒唐怪异,一人一物一事一典亦无主题章法,不正契合如今的社交网络只言片语的形式吗?另一方面也是窝的私心,每每想读,却总觉得像读字典而坚持不下去,那么拆碎打乱了,如聆象友故事,也是刚好。所以才有了这个 bot,也谢谢大家支持。

他的拨鱼儿真是一绝。小锅里坐上水,用一根削细了的筷子把稀面顺着碗口“赶”进锅里。他拨的鱼儿不断,一碗拨鱼儿是一根,而且粗细如一。我为看他拨鱼儿,宁可误一趟车。我跟他说:“你这拨鱼儿真是个手艺!”他说:“没什么,早一点把面和上,多搅搅。”我学着他的法子回家拨鱼儿,结果成了一锅面糊糊疙瘩汤。他吃的面总是一个味儿!浇炸酱。黄酱,很少一点肉末。黄瓜丝、小萝卜,一概不要。白菜下来时,切几丝白菜,这就是“菜码儿”。他饭量不小,一顿半斤面。吃完面,喝一碗面汤(他不大喝水),涮涮碗,坐在门前的马扎儿上,抱着膝盖看街。

——《闹市闲民》 载《天涯》一九九〇年第九期

其实杨森的中文版盐酸哌甲酯缓释片说明书我是看过的,有同学吃过这个,虽然剂型和不良反应相比日语版略粗糙一点,但还是可圈可点......不管是什么药,双盲做完p<0.05,实验数据扔到说明书上,再加上reference,只要没有操纵数据,我觉得是可以无条件相信的(还能怎么办呢)......但是并没有

Mastodon

泛现代医学主题mastodon实例,欢迎各位临床、口腔、公卫、预防、护理、药学相关朋友入驻本站。